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主页 > 香港好彩-免费资料大全 > 1938年扬州慰安所:中国慰安妇杀死日本军官;日军玩军妓见到妻子

1938年扬州慰安所:中国慰安妇杀死日本军官;日军玩军妓见到妻子

时间:2022-03-30 05:13 来源:未知   点击:

  众所周知,慰安妇是二战期间一个特定的具有耻辱性的称谓。慰安妇在精神和肉体上受到严重的摧残凌辱,过着地狱般的生活。

  1931年11月,日本首先从上海开始实行慰安妇制度。随后,在上海虹口指定了4个日本海军特别“慰安所”,成为国内最早的一批“慰安所”。

  1937年12月14日,日军第3、第11师团各一部攻占扬州。日军进城后就大肆奸淫妇女。

  为了发扬官兵的士气、保持严肃的军纪,我军将派遣慰安妇到你们部队来,希望按期尽快完成合适的慰安设施,特别是在征用当地慰安妇的场合要注意保持卫生。

  随着命令的下达,臭名昭著的汉奸维持会成员——扬州伪警察局长吴孝侯和驻扎在扬州城内的伪江都县知事方筱亭与日军驻扬司令天谷少将共同策划设立慰安所,胁迫良家妇女为号称“皇军征服大东亚勇士”的日军提供特殊服务。

  后方送了数十名“慰安妇”到前线来,她们的管理由副官负责。日军接收了扬州银座一栋三层建筑的大饭店,并抢劫了60名当地姑娘,从而设立了扬州城里最大的慰安所。

  所谓“扬州银座”,即指扬州繁华的街道,新胜街就是当时扬州最繁华的街道之一,这里成为慰安所的集中地。

  新胜街是一条东西走向、长约250米的老街。这条街路面是用大块的条石铺成的,街道的两侧有数十家明未清初的老店铺,经营金银首饰、古玩、皮货衣帽、胭脂水粉等奢侈品,街上黄包车络绎不绝,购物者比肩接踵,曾是达官权贵、豪绅富商、社会名流、大家闺秀的集聚地。由于生意兴旺,扬州著名的几家老旅社、老饭店都在新胜街附近。其中,

  日军驻扬司令天谷就住在扬州新胜街大陆旅社,大陆旅社为新胜街最大的旅社,这是日军在扬州城内设立的第一个劳军慰安所,由著名汉奸沈家庆负责办理。

  大陆旅社还是日军的后勤部,专门给日军和慰安妇提供饭食、洗晒衣服等服务。另外,与大陆旅社相邻的中西旅社也成为日军的慰安所,中西旅社被日军挂名为“战友楼”,也就是军妓院。

  [扬州四月十六日电]:最近,日军从国内运来二十六位女性,作为从军慰安妇。其宿地是扬州新胜街中西旅馆。据了解,这些人都是一般家庭妇女。因为他们高呼反战口号,发动返还运动而被军方征用,作为前线将士的慰安妇被运来。现在因军队转移,也随之离去。

  绿扬旅社是扬州最负盛名的百年旅社,是一幢中西合璧的建筑,中国近代史上许多大文豪曾在这里住宿过,被称之为“国际饭店”。

  承认,他是日军慰安所的开设委员之一,扬州沦陷期间,日军和汉奸维持会一起,首先在一座叫作绿杨精舍的4层木楼里设立了慰安所,抓来47名(另一说法是60名)中国妇女,她们成了日军的性奴隶。杉野茂所说的“绿杨精舍”,可能是翻译中出现的失误,实际是“绿杨旅社”。

  新胜街的旅社几乎都成了慰安所,有位收藏家收藏的一份函件讲述原房东在扬州新胜街开设的旅社被日军掠夺开设慰安所,此函件写于1956年8月8日,距离抗战胜利不过11年,而且材料有日期、地点、落款、签章,可信度相当高。房东叫李国桢,世居扬州醉仙居巷,当时57岁。开头部分写道:

  在1935年与友人合作,在本市新胜街设立天成旅社,迨至日寇侵入本城时,将全部生财家具掠夺开设慰安所,在铁蹄之下无力抗拒,几年血汗一扫而空,当时为了维持生活,不得已往来京沪间跑单帮为生。

  由于日军数量众多,城内的慰安所不堪重负,日军又将掳来的百余名妇女,在城外扬州汽车站设立了慰安所。此外,江都仙女庙镇、高邮的湖洋阁、八千代都有慰安所。

  这些慰安所里的慰安妇主要是由被抢掠的中国妇女充当,也有一批日本、朝鲜妇女,其中包括随军的军妓、艺伎以及后来被日本军国主义强行征召的良家妇女。

  根据日军名古屋步兵第六联队的统计,城内慰安所有当地的中国慰安妇60人,日本慰安妇30人,朝鲜慰安妇20人,总数有110人。

  由于日寇的残忍,引起扬州人民的巨大愤慨和强烈反抗。扬州小关帝庙附近就曾发生过当地群众将强奸妇女的日本兵捆绑游街的事件,扬州人见到后无不拍手称快。1938年秋冬之际,绿杨旅社中一名沦为慰安妇的中国妇女,因不堪忍受日军的蹂躏,杀死一名日本军官,并于凌晨悄然逃去,不知所终。

  据《扬州史志》记载:1938年4月,有位日军年轻士兵要慰安所提供一名军妓。晚上,这位士兵和军妓在扬州绿杨旅社见面时,两人都惊呆了。原来这名军妓正是自己的新婚妻子,就在这位士兵被征召入伍来到中国时,他的妻子也被征为慰安妇来到中国,成为日军性奴隶。两人抱头痛哭,各自诉说不幸,最后双双自杀。

  当时,《大公报》最先报道了这则消息。1938年4月,《大公报》刊载了一则题为《宫毅与秋子》的报道,讲的是新婚刚刚三个月的日本青年宫毅,被日本政府征兵派往中国,不久,其妻秋子也被日本政府蒙骗到扬州当了随军慰安妇。

  这样的悲剧正是因为日本侵略中国所导致的,这些自杀的日军可以说是自食其果。

  1939年,剧作家陈定在《群众周刊》上看到了同样的文章,随即以此作为素材,写成了同名剧本

  。后经臧云远、李嘉作词,黄源洛作曲,最终于1941年完成歌剧的创作,并改名为

  1942年1月31日至2月6日,《秋子》在重庆国泰大戏院(今和平电影院)完成首演,在当时文化界引起极大轰动。

  扬州慰安妇及慰安所存在时间,是从1937年12月至1945年12月,时间跨度为整整8年。1937年12月14日,日军松井师团京浦区右翼先遣队攻占扬州城,随后日军司令官天谷少将就下令在扬州开设慰安所。1945年12月26日,新四军在高邮取得“对日军最后一战”的重大胜利,日寇在扬州地区彻底失败,也宣告扬州慰安妇和慰安所历史终结。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的消息通过无线电波传到扬州,北河下日军宪兵司令部的宪兵们惶惶不可终日,悲哀末日的到来,当场有4人剖腹自杀,反映了日本士兵对战争前途悲观绝望。日军为掩饰其罪行,大部分慰安妇被杀死灭口。

  战后,一部分幸存的慰安妇,她们为一生洗不去的耻辱而自卑,直到在寂寞孤独中死去。